TOOKU FURUSATO
远乡<相亲版>
东洋书桌

你们、我们、他们的故事

未必关于爱,但至少关于相遇

生日快乐
那就在此处纪念一位匆匆路过的人吧
来源: | 作者: 宝石兽 | 发布时间: 2022-05-02 | 71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前排提示:所述之人曾给稿主平静生活带来了些许的水花,如有窥破皮下者,诚求私聊。

 

  1

 

原来一个人打fate真的会死啊。

屏幕中的史特罗佩斯看也不看躺在地上的人转身离去,召唤咬了咬嘴唇,默默地按下了返回键,然后顶着黑头思考着要不要切成学者前去复仇。这时她突然看到一条私聊:

“哇!现在绝育这么久了,居然还有豆芽,你装备不太好,等我一下。“

召唤是个社恐、召唤手足无措、召唤甚至不知道私聊她的人是谁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终于在茫茫人海中看到了一个正叮叮咣咣做生产的拉拉菲尔族。

海都,这个她出生后就没有回去的地方,又带给了她一次初见。

 

  2

 

就姑且称那个拉拉菲尔族为D吧。

召唤本是个家养豆芽,平时打本都是跟现友轻锐小队出战;彼时的召唤刚成为召唤师,对自己的招数一知半解,被三只不同颜色的宝石兽搞得晕头转向。

D时常会来找召唤,告知如果有打本之类的需求他可以提供帮助。可召唤却自知自己太菜了,不敢给别人添乱,仍然一个人一如既往地奔波在世界各地,做着别人口中的那个冒险者。

直到后来D又一次提起,召唤看了看灰色的好友列表,又看了看主线任务“突破漂流海域妖歌海”,接受了组队邀请。

在那之后,D和召唤渐渐熟悉了起来。他带着召唤刷了所有的马、在海都钓鱼、在他家木桩练黑魔循环, 甚至互关了B站账号……原来网络社交也挺好的,召唤当时想。

 

生活有跌宕起伏,故事有起承转合。如前言所述,召唤是个豆芽,家养豆芽。她的现友导师,学者,终于发现召唤不对劲:主线进程缓慢、偷偷跑去红玉海跳极楼神、在森都偶然碰面时慌慌张张收起鱼竿

D和学者就这么相遇了。没有任何铺垫,D对学者做了一个指指点点的动作,又疑似挑衅的对学者说:“这豆芽要不给我吧,让她做我豆芽。”

 

  3

 

学者有些讨厌D,可能因为他凭什么对自己做一些略带冒犯的动作表情,可能因为他带坏了豆芽,再或者——他用什么立场抢走召唤?毕竟召唤与学者的现实关系,正如秘术双子一般亲密。

 

没过多久,就是召唤的命名日了。命名日当晚,召唤跟学者说自己收到了去D家的消息。学者说,其实部队的现友们也计划给你庆祝的,但是D广邀天下宾朋,还改了装修举办了活动,你还是先去那边吧。

于是召唤站在海雾村的小屋门口,听到D说,寿星已经到门口了,大家准备了!

推开门,一刹间,香槟与礼花齐飞,生日祝福接连不断。召唤从没想过会在艾欧泽亚度过一个这样特别的生日,更没想过,这样认真的祝福仪式,来自一个萍水相逢、仅认识短短几天的人。

 

“祝你生日快乐”。这是召唤难忘的一次生日。

 

  4

 

D突然消失了,在召唤生日的第二天。

 召唤一上线,好多前一晚见过面的人纷纷私信召唤:D在公寓挂机一下午,没有丝毫反应。召唤应他们的请求去QQ上找D,发现被删了好友。

好多人在D面前坐着等他本人出现,召唤也从他们的对话中寻到了一丝蛛丝马迹。顺着这个线索她摸到了D的微博,看到了一位18岁少年留给世界的告别信——D患有很严重的抑郁症。

 

所幸,故事还有后来。

后来D回来了,删了那封信,让大家别担心。

后来D加回了召唤好友,说给召唤办生日活动他CP生气了。

后来D跟固定队喧喧闹闹地进本,而召唤默默离开了他们身边。

 

  5

 

召唤之前从未听闻D提起过他有CP。尽管她对D就没什么暧昧想法,但自诩为正常人的她,自此还是将界线划的清清楚楚干干净净。召唤开始刻意躲着D跑,生怕产生什么不该有的误会。

 

过了一阵子,D给召唤发了邮件,说“迫于CP压力删掉你好友啦”。

召唤觉得没什么,跟CP腻腻歪歪天经地义。当时的召唤初到第一世界,在选小少爷还是选老婆的主线分支中义无反顾地选了老婆。“选老婆不是很正常吗”,召唤如此评价这件事。

 

又过了一阵子,D发来QQ消息,说“这边的好友也到此为止吧~”。

似乎是临别前的自白,他说了一些自己的事情、生活的痛苦,说他要在几天后的生日那天,结束掉自己可笑可悲的一生。

 

  6

 

如果有人在你面前说即将放弃生命,你会怎么做?

 

召唤这下子是真的手足无措,比第一次见面更慌了神志。她给D买了魔石精坐骑,自己也说不明白理由。或许是想通过自己的行为带给别人一些对世界的留念、或许不想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出现在自己身边;又或许两者都是。

 

可是D应该还是离开了,在寂静无声中。

 

  7

 

来到艾欧泽亚两年了,召唤已经从豆芽成为了拯救世界的英雄。苍狗又白云、相聚又分离,她周遭的事物一直在变化,除了D——世上再无他的消息。

他也许确实离开了,不知道是不是在生日那天。

 

好友列表里那个名字也许永远都不会再亮起。

也许明天就会亮起。

  

  后记

 

我不知道该如何讲述完这个故事,人生中第一次离抑郁症如此之近。有些东西植于骨血无法更易,我自秉心存善良感激,为世人共情、为世事感慨,但我无能力帮助,更无能力改变。我不忍心事情发生至此,但又深知对局中人来说“活着”二字本就有无法承受的痛苦。

大概这就是事物结束的常态:并非一声巨响、而是一阵呜咽,又或是连痕迹都捕捉不到。

都说人的一生会经历两次死亡,一次是我们停止呼吸的时候,另一次,是相识的最后一人离去的时候。今天是我的阴历生日,匆匆赶出此文,对记忆中的人或事做个告别,也权当留个纪念。

 

感谢看官看到这里。世界终会焕然一新,周遭总是鲜花怒放。

生日快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