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OKU FURUSATO
远乡<相亲版>
东洋书桌

你们、我们、他们的故事

未必关于爱,但至少关于相遇

烟花易冷
来源: | 作者: 小泽 | 发布时间: 2022-04-23 | 56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※1


第一次见她时,是一场普普通通的战场。

当时我的技术很菜,只是一个狼印仔。

那天深夜,我兴致冲冲地排了一把草原。进去一看,一个奶妈和若干远程。“一个近战都没有啊...”我就这么想着切了个龙骑。

我不知道我当时怎么会想着切龙骑,我从来没玩过近战,进去也是没法全身而退。说白了,受到的伤害可能比打出的还要多个几倍。

那把也没有指挥,我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,每次摸点的时候,不是被打断就是被敌方控制一套带走。

“我跟着你吧龙骑哥。”我挺意外那白魔没有直接开口骂我或者票我,而是在聊天框里打出了这几个字。

我什么都没说,她就那样跟着我,每次都能给我营救回来。

结束了之后,我伤害打的还没她高,当时我的脸已经羞的通红了。

我加了她好友,用悄悄话跟她说了谢谢。过了一会儿,她传来到海都,站在我面前。是一个好看的黑鼻头猫娘,蓝色的头发,红色的眼睛......当时我是个高大的龙男,矮小的她站在面前给我加油的样子,真的很让人感动。

“其实我主职是龙骑,但是不敢战场玩。”她说着把职业切到了龙骑,穿的都是版本最好的装备。

“对不起我太菜了,我是第一次玩龙骑。因为队里全都是远程......我的主职是奶妈。”我不好意思的跟她道着歉。

“哈哈哈哈,那下次一起打,我玩龙骑你玩白魔奶好我哦!不过不要嫌我菜就好啦,我也是才玩战场嘛~

之后我跟她加了QQ好友,聊到了很晚。

 

2


当时的我没有其他亲友,每天就和她一起打日随和战场。她拉我进了部队,部队长对我也很好,经常给我一些小宠物。

有一晚部队群在语音通话,我看她也在里面就进去偷听了。他们好像在玩小游戏,也许是真心话大冒险吧。

有人问她和我是什么关系,她说是最好的亲友。这时我在屏幕背后捂着嘴偷笑呢。

不知道有谁看到我在里面,起哄起来让我说几句。我颤颤巍巍的打开麦克风,一开口就被笑话了。

“哇,兄弟!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啊!”是部队里的老油条,经常在群里嘲讽别人。

我知道我的声音很软也比较受,常常为这个自卑。但是听到心里还是很难过的,就挂掉了连麦,过了一会我看到她也离开了语音。

她给我打了语音,但是我没接。

“不要管他们,我觉得你声音很好听啊!”她发过来个语音条,压着嗓子说话像唐老鸭,我被她又逗笑了,“以后咱俩单独打电话就行啦!”

她的声音如同三月阳光般明媚,温柔的照射到我心房。

 

3


此事之后,我跟她更加形影不离,她的龙骑愈发熟练,我的白魔也经常在奶榜前几名。我也和她一起打了高难,她玩D2,为了能打本和她贴贴我练了H2学者。

就这样过去了几个月,我很享受这种安稳的时光。

有天她在部队群里和老油条起了争执,我看到之后果断去帮她说话。那人说话很脏,字字不堪入目。

我打电话想安慰她,她把电话挂断了。

“我们离开吧,去一个别的部队?”我打字说着。

她答应下来,我跟她一起退了。

不过那老油条似乎并不罢休,常常在游戏里追着骚扰我和她。部队长截图给我看,经常在群里还说我们打游戏菜logs低,到处找茬。

惹不起还躲不起吗?我当时就想转区,寻个耳根清净;每天被无休止的骚扰真的受不了。

“我们去鸟区吧。”我跟她提了一句。她没有答应,说是在猪区呆惯了有很多亲友。

而我实在受不了当下的环境,义无反顾地转到了鸟区。

这是我和她的第一次分别。

 

4


转到鸟区之后,我恢复了一个人游戏的日子,至少已经没那么菜了。

只是常常想念她,问了曾经的部队长发现她已经转到猫区了。当时心里唏嘘不已,但也无奈,她有她自己的想法。

我在猫区创建账号找到了她。她每天忙着固定队的工作,而我的号仅仅是一个没跑主线的豆芽,每天只能在海都看看她。

她的身边总是不同的人,也许她现在亲友很多,也许她对谁都很温柔......

重新上回鸟区的号之后,我振作起精神,进了绝本的招募队。忘记她只是时间问题。

过了绝神兵和绝亚后进入了长草期,我的时间也多起来。苦于没有亲友,我常常往相亲角逛,虽然在这些地方认识了很多好朋友,但一直没有合适的人能做CP

直到一个故人打破了我往日的平静。

那是曾经的部队长,突然问我知不知道她喜欢我。

我挺迷糊的,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了,但当时和她在一起的日子还历历在目。

我果断地去加回她的好友,和第一次战场结束那样。她也很快通过了,我直接拨通了她的电话,和她说了很多我在鸟区发生的事情,比如固定队过本之类。

她就那样听着笑着,问我愿不愿意做她CP,说愿意来鸟区陪我玩。

我什么都没想就答应了,与她陷入了炙热的爱情。

我担心她转区后会失去在猫区的亲友,便准备了一个已A朋友的账号给她玩,她也很开心。

她用幻想药把模型洗成蓝色头发红色眼睛的猫娘,我买了黄金方案给她。和她连麦跑结婚前的任务时,她说想来找我。

 

5


我和她面基了。她是个可爱的小姑娘,在眼前蹦蹦跳跳的。虽然不是蓝头发红眼睛,但是体型真的很像猫娘啊~

我站在她面前,她笑着说我一点都不像龙男,倒是很像人男。

我和她一起吃了日料、看了电影。天黑的时候她陪我蹲在路边啃猪蹄,我伸过蹄花想让她吃,她退后两步笑着骂我可爱,但还是探过头咬了一口。我当时心里都是,一定要永远对她好。

回去之后我就把模型洗成了人男。然而到了结婚的那天,她没有来。

我有些疑惑的问她,她只说她很忙,忙着上班,和我这种学生不一样,她没那么多时间玩游戏。但是她当时在玩猫区,我偷偷上了小号看到了。

这是无数次争吵的开端。

后面冷战了很久,我存了点钱找她出去旅游,说散散心。她也答应了。

那次出去玩,两天就花了五千块,对我这个学生来说算是巨大的压力了,而平时我也经常给她买东西。那晚我和她走在路上,向她提了这些开销。

她生气地对我发火,说之后会还我。

也许是我太直白了,也许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动摇了,也许......

她回去后,没几天就给我提了分手;我想挽留,但是我留不住她。我已料到她可能会无缝衔接,但我没想到:她在仍和我交往时就选好了下一位。

可即便如此,我还是与她纠缠不休,明明已经有了现任,我却还像条舔狗一样等她回来。

等亲友骂醒我的时候,才发现和她分手已四个月。

 

6


此后我再也没看到她上线。我还是玩着H2、玩着战场白魔;也去练了D1忍者、会留意着打D2的龙骑,以及蓝头发红眼睛的模型。和她度过的那段日子,已经过去两年,但直到现在,我还是会偶尔想起她。

也曾想过去打听她的生活,但我们终究不是同路人,只是过客。

作为看官的你,或许觉得这些相遇和过程很是戏剧,但确实是真正存在的;不过,当个故事看也许更好。仅以此记录,愿你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亲友和久伴长情的CP

 

鞠躬